經理人廣告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指數 ? 航班管家的數據力

航班管家的數據力

2019年12月31日 11:49

航班管家的優勢在于,擁有航班動態和高鐵班次兩個維度的數據,高鐵數據包括實時動態數據和車次信息,加上接駁環節中還有伙力專車等產品,在整個大交通的覆蓋環節更多。

■ 文 / 李嘉詠 *

航班管家給很多人的印象是主打C端業務的公司,但其實航班管家現在希望外界意識到其自身已經開始具備B端服務能力。比如推出基于航班數據的企業級服務,如今覆蓋了OTA、物流、保險、金融、用車等30多個行業,與200多家企業達成合作,服務對象包括企業、政府機構和包括司機、票代、調度員等在內的服務人員。

而航班管家副總裁梁玉江月則表示。“我們現在是B端和C端兩手抓。B端的業務還處于讓行業知曉的階段,但我們對長期的發展有充分的耐心和信心。”

近年來,航班管家在C端的功能和呈現上也進行了升級,增加的服務如空鐵中轉組合、內容推薦、價格預測,還推出了“購物車”功能。

緊握行業剛需

目前,航班管家B端服務大約能覆蓋30多個行業,以OTA、TMC和物流行業為主,合作伙伴包括同程藝龍、美團、京東、馬蜂窩、中航服、美亞商旅等。從這些合作伙伴來看,航班管家擁有它們缺乏的航班動態數據,以及較強的對用戶整體行程的連接能力。

以OTA和物流行業為例,OTA的機票業務以售票為主要目的,但缺乏航班起飛降落、登機延誤等信息。而航班管家可以提供出行前、中、后的中間環節數據,方便用戶行前決策、行中查看航班動態、中轉或乘坐接送機等。“雖然我們的業務和OTA、航司有交叉,但賣票于我們而言更接近于一個自然達成的結果。鑒于一站式體驗是未來的趨勢,賣票帶來的收益只是一部分,其他增值服務的利潤空間也非常大,航班管家更希望將服務涵蓋出行全流程。”梁玉江月說。

在數博會現場,航班管家重點展示了其空鐵聯運系統。據稱,航班管家目前已為廣西、山東多個省市級交通廳、文旅廳提供數據解決方案。通過合作,政府部門可以利用機場和火車站的旅客流量預測、進出港航班量、準點率等數據,調度交通樞紐、景區的出租車、人力、機場大巴,也可在節假日協助相關單位的應急疏導工作。

航班管家稱,空鐵聯運有三個階段的目標:第一階段需要具備空鐵聯運大數據的分析展示能力;第二階段讓空鐵聯運系統輔助地方政府決策;第三階段為乘客提供多樣化的出行決策方案、為各行業和企業提供精準運力決策方案、為政府職能部門提供監管決策方案。目前,航班管家方面正處于第二階段中,第三階段也開始推進。

“航空和高鐵的數據一般分屬不同的政府部門管理,兩者比較難協調,而且政府相關人員也較難將數據直觀地展示出來。我們擁有航班管家和高鐵管家,在這方面有大量的數據和獨特的算法,可以幫助政府在交通文旅工作上更好地做決策。”梁玉江月解釋。

告別一家獨大

“從商業本質上來說,誰都不希望行業中提供必要服務的只有一個企業。從覆蓋行業和合作企業上看,我們的速度也很快,但B端服務需要在磨合和積累中前進。”

其實,在航班管家推出B端數據解決方案服務之前,僅有飛常準在提供這樣的服務。飛友科技2005年成立后開展航空數據商業服務,2011年推出飛常準App。目前合作伙伴包括攜程、滴滴等,覆蓋OTA、商旅、保險、金融、用車等領域,與航班管家的覆蓋范圍也非常相似。在入局時間上,飛常準的優勢顯然不小。

而與飛常準相比,航班管家的優勢在于擁有航班動態和高鐵班次兩個維度的數據,高鐵數據包括實時動態數據和車次信息,加上接駁環節中還有伙力專車等產品,在整個大交通的覆蓋環節更多。其次,在運營C端產品多年后,已經形成較強的自有渠道對接能力,與合作伙伴之間擁有更多合作維度和想象力。

梁玉江月表示,航班管家獲得空管總局旗下天航信的首家授權,同時也通過自建渠道、地方空管局、國外數據源公司以及與其他民航單位達成合作的方式豐富自身的數據。高鐵數據來源于鐵路公開數據、地方鐵路單位合作數據、C端用戶在高鐵管家上主動提交的行程點評等信息。另一方面,航班管家在友商中最早推出C端應用,也給了B端業務以支持。除了數據來源,航班管家也強調算法的有效性,不斷加大投入的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技術在動態預測方面也能進一步提升準確率。

至此,航班管家改變了這個行業一家獨大的局面。據梁玉江月表示,今年航班管家的B端業務交易額已達到千萬元級別。

C端產品升級

航班管家在2009成立后便開始服務C端消費者。現在,C端業務對于航班管家而言仍有支撐性的意義。在數博會現場,航班管家以智能出行助手Jay來體現C端產品的AI推薦系統,目前App內已體現行程服務推薦功能。

其實把空鐵中轉、價格預測、內容推薦等服務單獨拎出來看,這些也并非新鮮事物,但基于信息找人、服務找人的推薦方式,還是一個創新。從高鐵票務來源上看,由于高鐵票網上銷售渠道只有12306,航班管家和攜程、飛豬一樣,都需要通過技術手段從12306下單。

梁玉江月認為,航班管家和OTA的角色定位、心態和目的不同。盡管機票直銷、空鐵中轉組合和價格預測都意味著利潤可能被削減,但對于終端用戶來說則更高效、省錢、省時間。“OTA更希望用戶所需的服務都能在自身平臺上形成閉環,但航班管家更希望把自己的能力開放出去,以提供服務為主要目的,和其他合作伙伴共同完成這個目的。”

另外,航班管家還與華為、OPPO、小米、vivo等主流安卓手機廠商合作,在手機負一屏提供航班動態信息。梁玉江月稱,現在每天航旅客為150萬-200萬人,航班管家每天通過手機負一屏覆蓋的用戶約80萬人,不久之后還將展示高鐵信息。“這些服務航班管家雖然不對最終用戶收費,但用戶在體驗后發現是航班管家出品,可能也會轉化成為我們的最終用戶。”

航班管家選擇B端和C端兩條腿走路,但這兩者本身邏輯和需要的團隊能力不盡相同,未來航班管家怎么樣能把兩個業務都做好、做大,還需要時間的檢驗。

* 本文由環球旅訊提供版權

(本文首發于《經理人》雜志2019年12月刊)

  本文來源: 經理人網 責任編輯:sinomanager-Qiu
鄭重聲明:經理人網刊發或轉載此信息的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與本站立場無關。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版權及商務咨詢:[email protected]
? 全天pk10计划